展览

如晤 松蔭藝術2020特輯(II)

張充和 董橋 趙珩 白謙慎 揚之水 陸灝 張大春 黃健亮 李純恩 陳如冬 顧靜

如晤  松蔭藝術2020特輯(II)
如晤  松蔭藝術2020特輯(II)

「尊書筆力樸茂,欽佩無已。」

錢鍾書致揚之水答謝信一通

麗雅女士文几:

賤誕蒙存念柬賀,實不敢當,既感且愧。尊書筆力樸茂,欽佩無已。草此布謝,即祝

儷祉

錢鍾書敬上 十六日


錢鍾書

錢鍾書(1910-1998),出生於江蘇無錫,原名仰先,字哲良,後改名鍾書,字默存,號槐聚,曾用筆名中書君,中國現代作家、文學研究家。深入研讀中國史學、哲學、文學經典,長期致力於中國和西方文學的研究。主張用比較文學、心理學、單位觀念史學、風格學、哲理意義學等多學科的方法,從多種角度理解和評價文學作品。著有散文集《寫在人生邊上》,短篇小說集《人·獸·鬼》,長篇小說《圍城》,選本《宋詩選注》。文論集《七綴集》、《談藝錄》及《管錐篇》(五卷)等。


錢鐘書贈陸灝《圍城》簽名本


一九九一年十月,陸灝赴京,在去錢鍾書和楊絳家中拜訪前,趙麗雅(揚之水)托

陸灝帶一枚自己寫的花箋給兩位先生,陸灝趁兩位先生欣賞花箋之際,按下快門。


揚之水 澆書攤飯 11x33cm 灑金蠟箋 2019


陸灝 不愧三餐 16x68cm 灑金蠟箋 2019


揚之水 錄鮑照《舞鶴賦摘抄》 13.5x12cm 紙本水墨 2020


釋文:

朝戲於芝田,夕飲乎瑤池。厭江海而游澤,掩雲羅而見羈。去帝鄉之岑寂,歸人寰之喧卑。歲崢嶸而催暮,心惆悵而哀離。於是窮陰殺節,急景凋年。涼沙振野,箕風動天。嚴嚴苦霧,皎皎悲泉。冰塞長河,雪滿群山。既而霧昏夜歇,景物澄廓。星翻漢回,曉月將落。 始連軒以鳳蹌, 終宛轉而龍躍。 躑躅徘徊, 振迅騰摧。驚身蓬集,矯翅雪飛。

鮑參軍《舞鶴賦》摘抄 庚子榴月十二


陸灝 錄蘇軾《書曇秀詩》 54x18cm 紙本水墨 2020

釋文:

予在廣陵,與晁無咎、曇秀道人同舟送客山光寺。客去,予醉臥中。曇秀作詩云:「扁舟乘興到山光,古寺臨流勝氣藏。慚愧南風知我意,吹將草木作天香。」予和云:「閑裏清游借隙光,醉時真境發天藏,夢回拾得吹來句,十里南風草木香。」予昔對歐陽文忠公誦文與可詩云: 「美人卻扇坐, 羞落庭下花。」公云:「此非與可詩, 世間元有此句,與可拾得耳。」後三年,秀來惠州,見予,偶記此事。

東坡《書曇秀詩》 庚子初夏陸灝錄於聽水書屋


楊絳致揚之水談及自學的信一通


永暉同志:



謝謝你的信和照片,麗雅很可愛。「十年」中的永暉像個小男孩兒,很有趣。我都留下了,再謝謝你。現在照片上的人(除了你外祖母)都安好吧?都在一處嗎?你爸爸呢?你現在想必和愛人和孩子在一起住,是不是?
我很佩服你能自學成材。你是喜愛文學的,不知你是否也自學了一門外語。因為,即使你專攻中國古典文學,也必需懂一門外語,開闊眼界,才能加深你了解和欣賞的能力。你如能閱讀外國文學原文作品,就能認識許多可敬可愛的師友,比認識我有意思多了。翻開一本書,就能升堂入室,見到作者。非但沒有「奔走之勞」,連信也不用寫。*
我們倆都認為你是聰明有志的青年,希望你工作和家務之餘,仍能抽空自學。我贊成你的通信勝訪問的論點,只是不能保證常給你寫信,因為人老了,時間有限,而干擾又太多,你當能諒解。你也寧可省下寫信的時間來進修。
祝你愉快
楊絳  二月十二日

我完全同意楊絳的話。你文筆甚好,希望工作、家事之餘,還有些精力自學。祝愉快健康。錢鍾書附筆
*德國當代戲劇家勃來希脫(Bsecht)你想必知道,他有句論文藝學習的話:模範(指某種好作品)是好的,但比較(和外國作品比較)更有益。



楊絳

楊絳(1911-2016),本名楊季康,江蘇無錫人,中國著名的作家,戲劇家、翻譯家。

中國社會科學院外國文學研究員。1932年畢業於蘇州東吳大學,成為清華大學研究院外國語文研究生。1935年至1938年與丈夫錢鍾書一同留學於英、法等國,回國後歷任上海震旦女子文理學院外語系教授、清華大學西語系教授。劇本有《稱心如意》、《弄真成假》、《風絮》;小說有《倒影集》、《洗澡》;論集有《春泥集》、《關於小說》;散文《將飲茶》、《幹校六記》;譯作有《1939年以來的英國散文選》、《小癩子》、《吉爾·布拉斯》、《堂·吉訶德》。


楊绛贈陸灝《洗澡》簽名本



揚之水 錄韋莊詩鈔 顧靜 補畫 20x55cm 紙本設色 2020


釋文:

浣溪沙

清曉妝成寒食天,柳球斜裊間花鈿,捲簾直出畫堂前。

指點牡丹初綻朵,日高猶自憑朱欄,含嚬不語恨春殘。

欲上鞦韆四體慵,擬交人送又心忪,畫堂簾幕月明風。

此夜有情誰不極?隔牆梨雪又玲瓏,玉容憔悴惹微紅。

惆悵夢餘山月斜,孤燈照壁背窗紗。小樓高閣謝娘家。

暗想玉容何所似?一枝春雪凍梅花,滿身香霧簇朝霞。

綠樹藏鶯鶯正啼,柳絲斜拂白銅堤,弄珠江上草萋萋。

日暮飲歸何處客?繡鞍驄馬一聲嘶,滿身蘭麝醉如泥。

夜夜相思更漏殘,傷心明月憑欄干,想君思我錦衾寒。

咫尺畫堂深似海,憶來惟把舊書看,幾時攜手入長安。

歸國遙

春欲暮,滿地落花紅帶雨。惆悵玉籠鸚鵡,單栖無伴侶。

南望去程何許,問花花不語。早晚得同歸去,恨無雙翠羽。

韋端己詞鈔 庚子閏四月初十


陸灝 節錄范成大《石湖詩鈔》 26x54cm 紙本水墨 2020



釋文:

高田二麥接山青,傍水低田綠未耕。桃杏滿村春似錦,踏歌椎鼓過清明。

種園得果廑償勞,不奈兒童鳥雀搔。已插棘針樊筍徑,更鋪漁綱蓋櫻桃。

海雨江風浪作堆,時新魚菜逐春回。荻芽抽筍河魨上,楝子開花石首來。

黃塵行客汗如漿,少住儂家漱井香。借與門前磐石坐,柳陰亭午正風涼。

靜看簷蛛結網低,無端妨礙小蟲飛。蜻蜓倒掛蜂兒窘,催喚山童為解圍。

秋來只怕雨垂垂,甲子無雲萬事宜。穫稻畢工隨曬穀,直須晴到入倉時。

松節然膏當燭籠,凝煙如墨暗房櫳。晚來拭淨南窗紙,便覺斜陽一倍紅。

榾柮無煙雪夜長,地爐煨酒暖如湯。莫嗔老婦無盤飣,笑指灰中芋栗香。

石湖詩鈔 己亥大雪 陸灝書


陸灝 西子湖邊遥山向晚更碧 清明時節驟雨才過還晴

81x10cmx2 灑金蠟箋 2020


陸灝 水殿風來冷香飛上詩句 芳徑雨歇流鶯喚起春酲

67x10cmx2 灑金蠟箋 2020


揚之水致施蜇存求書信一通


施蟄存先生尊鑒:


月前奉上一書,計已達覽。或先生案牘勞煩,無暇顧及?仍希求暇為之,以慰懸企。今另有一事拜求,近悉大著北山集古錄問世,然京城書肆卻未見售,因不揣冒昧,敬請惠賜一冊,若蒙慨允,則不勝感激之至。瑣瑣叨擾,惶愧甚至,恭叩道安不一。

庚午芒種,想江南當已梅雨細細,京城卻是無日不風。趙麗雅頓

施蟄存

施蟄存(1905-2003),原名施德普,字蟄存,常用筆名施青萍、安華等,浙江杭州人。著名文學家、翻譯家、教育家、華東師範大學中文系教授。1923年考入上海大學,後轉大同大學、震旦大學。1932年起在上海主編大型文學月刊《現代》,並從事小說創作,是中國最早的「新感覺派」代表。1937年起,相繼在雲南大學、廈門大學等校任教。1952年調任華東師範大學教授。施蟄存博學多才,兼通古今中外,在文學創作、古典文學研究、碑帖研究、外國文學翻譯方面均有成績。


揚之水 閑為水竹雲山主 靜得風花雪月權

67x10cmx2 灑金蠟箋 2020





「真乃喜從天降」

張充和致殷壽光關於在美國情況的信一通


壽光師賜鑒:


拜讀手書,真乃喜從天降。欣聞吾師仍以吟詠為事,與放翁身心同健,是人生一樂,當亦與放翁永垂不朽。自違教訓忽五十年矣,不知其間消息何如?能賜知大概否?承詢生舍下情況,亦是一言難盡。家父於一九三八年去世,我姊弟共十人。四姊妹尚頑健,惟兄弟中折二人。大姐元和在美西,已退休多年。幼弟甯和在比國,從事音樂。國內尚有二、三姐及三、四、五弟,散在蘇、寧及北京。生離樂益後,在上海年餘(光華實中),即考入北京大學,抗日中流轉西南,以教書及研究、編輯之事相替換,亦只糊口而已。學問並無寸進。一九四八年與原德籍傅漢思(Hans`Frankel)結縭。四九來美,初在加州大學,次而斯坦福,既而耶魯,於今廿二年矣,亦將退休。有一子一女,均在半工半讀,尚無婚配。
所賜示於八二年九月三日寄出,來回周折了一年有半。因郵局及耶魯總收發處不知中文,以致有此大誤。遠勞懸念,至為不安。今奉地址條數個,賜示時貼在收信人處,即不誤。
在美與生同班同學尚有許文錦、周蓮貞,不知吾師尚能記憶否?文錦夫錢存訓為圖書館學家,蓮貞夫蔡鎮寰學航空工程,均已退休。外子傅漢思在耶東語系執教,生在藝術系。一切粗安,惟美國生活窮忙(人人如此),不似當日之清閒,以讀書寫字為事。
去秋曾第二次返國,共兩月。一月半在天津、北京,因漢思在諸校演講,十月中旬南下七八日,遊杭州、黃山。路經上海,等待北上火車。停二小時,未及見諸親友,至以為憾。
專此敬覆,並請
康安          
     師母前請安
              學生充和謹上 一九八四年二月一日農曆除夕
 
如郵局需用中文寫美國地址,美國.康州.漢姆登,但必須貼地址條,至要!

殷壽光

殷壽光(1899-1985),江蘇鎮江人。文史學者,擅長詩詞、書法。曾任教於蘇州省立中學,樂益女中及武昌中華大學。晚年受聘為上海市文史館館員。張充和曾受業於其門下。



殷壽光《卜算子•贈張充和》詞稿



釋文:


寄贈耶魯大學教授張充和同學
調寄卜算子
從小便無娘,飲恨何曾已。記得西湖醉語時,痛淚流難止。
積學渡重洋,移植桑和梓。藝苑芳菲帶笑開,多少新桃李。

八四老人布丹殷壽光初稿 八二年九月上海


白謙慎   白頭想見江南

22x84cm  灑金蠟箋  2020


白謙慎   鴻雁長飛光不度  魚龍潛躍水成紋

83x15cmx2  灑金蠟箋  2020



張充和致殷壽光談及舊日同學及姊妹各人概況的信一通


壽光老師:


收到來信及新詩,拜讀之下,十分驚訝。八十六老人,還寫得那麼小字,還說目力差。學生一向寫信字大而草,現在不敢大了,但仍是潦草,盼吾師諒之。
我已將消息轉給許文錦,她來信說是「喜事」,盼我代她向您請安。她說您當時發起叫學生演講,她第一次上台,嘴唇發抖,她想「下來殷老師可要罵我了」,後來您說「文錦演講文文雅,一定將來是個好老師」,她永遠記得您的鼓勵,她說「所以我竟能演講或教書,這是殷老師的鼓勵」。周蓮貞是與我們同班,她是最小的一個,身個也小。近來可比我同文錦都大。她的丈夫蔡鎮寰,是航空工程,現亦退休,但不知道有無其他工作。我們住的最近,但總無機會見面。
我們在美,凡事一腳踢,雖是電器化,可工作也不簡單,尤其是秋天掃樹葉,冬天鏟雪,雪的來勢常常很猛,這兒規矩門前人行道雪也歸住戶鏟。每年冬天,總有幾個因鏟雪心臟不濟而死。近來我們孩子也不讓我們鏟了。
承問元、允、兆和三個姐姐,消息如下:元和的丈夫早死,她有一子一女,兒子在臺灣,女兒帶外孫近由國內來美。她住西部,距我們三千餘里。(允和、兆和都在北京)允和丈夫是周有光,早年是銀行界。解放後,他專心於文字改革工作。亦已靠近八十,尚能寫作。允和身體不算好,去年開了膽石。兆和丈夫是沈從文,他不在香港,自解放後他即不寫小說,專搞考古——手工藝與服裝。外國人有以他作研究的,也多數人。都以小說做中心。去年我回去,見他半身不遂,行動靠人。他才八十一歲。前得衛一萍先生信,他亦是同病,不能自己行動。我們姊弟活在的都還可以操勞。繼母韋均一,今年八十六歲,他的親生子甯和在比國,也不回去看她。這次我去看她,她彎著腰自己做事,一間小房,什麼都在內,十分可憐。她不應住樓房,但申請不到平房,所以她成年不下樓,蘇州老家只剩下九如巷門房五間,寰和一家兒女十數人都擠滿,我去年到蘇州共不滿廿四小時停留,以後乘小輪去杭州,由杭州去黃山,爬了高峰,此是第二次去,第一次還是一九三七年,大概不能去第三次了。目前我的四肢尚可,也許在美國凡事自作,也無暇生病。美國的人情與制度,與中國大不同,給兒女養大,以後即不相干,到了不能動時,即進老人院等待最後一日來臨,初來時看了寒心,近來快臨到自己,也將順受了。
我近一年來也不加緊崑曲工作,因為國內十分興旺,上海、南京、蘇州都有職業學校訓練人材。我在美數十年,各學校演過三四十次,初來時,一張口唱,人都不懂。現在亦居然有幾個以崑曲做博士論文的,既然山中無虎,我也義不容辭的指導了。大概以三種方式研究,一是以文學,二是以音樂,三是以戲劇為中心的。還找不出一個三為一體的學生,實在是曲海茫茫,不可面面研究。
我的老年(指退休後)希望能從事寫作回憶,習習書法,其他也無大志。回國兩次都是匆忙,因此間雜事多,故如探母回令,每到一處,不能一一看人,及回來時又懊悔想看某人而不如願,退休後當可自由。
既然老師令我隨便談家常,我亦信筆寫來,不加思索。想當初老師對學生慈勝於嚴,全校學生都愛戴老師。
向師母致敬,可惜未曾見過。不知她身體如何?老師有高血壓症,據說西洋參可治高血壓,不知國內可買到否?因為是美國貨,如有要便(因上稅百分之百)即奉上若干。專此敬祝
康安
學生充和敬上 三月二十日,一九八四



張充和   松蔭圖
26x61cm  紙本水墨

白謙慎題簽 董橋題跋



張充和   山水

34x57cm  紙本設色   

白謙慎 題簽



張充和致殷壽光關於來信未到及個人近況的信一通


壽光師:


得七月八日信,知此信前尚有一函,還有老師的詩,此信沒有收到。我今天收到七月八日信,馬上回。怕老師掛心,我沒有病,一切都好,勿念。
我住的地方冬季長,春季短,近日炎熱異常,終日昏昏沉沉,至少總還一個多月的熱。八月三日,甯和(繼母生的)由比國一家三口來看我,七號大姐元和從加州一家三口也來聚會。我們不容易會到,雖是交通容易,但各人的工作,即使暑假也不易有閒。甯和是當初抱在手中的小孩,現在有二男一女,均已成人。元和有一子一女,子在臺灣,女在中國,今年攜一子來美。我雖高興,不瞞老師說也害怕,人到了年紀,做也做不動了,我的孩子也不在家,不能幫忙,漢思工作緊張(學校事及寫作),當然也大小幫些忙,家事瑣碎,總是女人的。
老師四月的信或許是又退回了,或許路上有閃失。本月份的火車,四次翻車。但航空應該是到紐約,紐約到我住處火車沒有翻。如到西部,再由火車運,就不保險了。
老師起居飲食沒有提到,想來康健如恆,老師的生日是那一月那一天?再過兩年就九十了,我九十歲的老師還沒有呢。老師應該寫點回憶錄,因為您的記性真好,經過三個朝代,人世的經歷多,大時代的轉變,都是了不起的。
孩子們小時都是每人認兩千字,選了些小故事給他們讀,也說中國話,但一到住宿學校時期,即所謂「眾楚人咻之」,現在早已不說了。但女兒學了幾十支崑曲,也上過八次台(八歲到十四歲),現在也不唱了,但還可用笛子為我伴奏,因住的遠,各人的漢語前途我也無法管得了。
許文錦地址為
Mrs. Wen-chin Tsien 1408 E.Rochdale Place Chicago. Illinois 60615 U. S. A.
這封信寫得匆匆忙忙,潦草不堪,請老師原諒。敬祝
暑安


學生充和上七月廿六日一九八四



張充和  梅花詩詞合璧 

29x60cm 紙本水墨 

董橋題簽 白謙慎題跋



釋文


江國,正寂寂。歎寄與路遙,夜雪初積。翠尊易泣,紅萼無言耿相憶。長記曾攜手處,千樹壓、西湖寒碧。又片片吹去也,幾時見得?
疏影
苔枝綴玉,有翠禽小小,枝上同宿,客裏相逢,籬角黃昏,無言自倚修竹。昭君不慣胡沙遠,但暗易江南江北,想佩環、月夜歸來,化作此花幽獨。
充和梅花詩畫合璧 董橋拜觀
 
歲次己丑耶魯大學美術館舉辦中國文學藝術中的梅花特展,充和師為選錄歷代詠梅詩詞。此姜白石詞二闕,乃吾師試筆之作,玉骨冰肌,清雅高潔。先師離世五年矣,每睹遺墨,音容笑貌,宛然在目。庚子春日雲廬主人白謙慎拜觀並識



張充和致白謙慎關於喬大壯治印的信一通


謙慎先生:


收到摹喬老印,形神都似,「和」下殘缺處尤甚原印,在上禾「旁」栩栩欲飛,歎為觀止。即喬老再生,見之必曰「可以亂真矣」。每聽此間藝術人士說,有某人圖章,定是真字畫,我將以此證明。自一九六五年失去此章,常常思念。今不啻珠還,亦即後繼有人,至為欣喜!若需篆書帖,我處有《石鼓》、《秦權》、《天發神讖》等,可代影印。再珍重謝謝。謹祝
雙安。
充和上,十月八日一九八九年




張充和   墨松圖
50x25cm  紙本水墨



張充和致白謙慎答謝治印的明信片


昨寄謝信諒與此片同到,因今天為節日,所賜章石甚佳,特此致謝。凍中含有松花紋,至美。

謙慎先生,充和,九日



張充和致白謙慎談及書法的信一通


謙慎先生:


收到你兩封信才回,因為年節客人多,又是在我處「曲會」,上次的法書都好,筆不順手,也有「生」的美。這次的東坡詩有不經意的好處。前陳一個學藝術史的人要談米芾的「平淡天真」,要我寫此四字橫幅,我隨筆在一張破紙上記下,以後練了十幾遍,還不滿意,不知何故。在廢紙中發現第一張最是「平淡」而又「天真」。原來是太求完美而失去自信,這是我一向毛病。自己平時隨便寫時倒還「天真」,但「天真」也不滿意,練了之後更不滿意。是否一切藝術都如此,不可思議也。
我一時不能脫身來看展覽會,但很謝謝你讓我知道,倪密處明日即見交給他,他看了你的字甚為佩服,有幾個人說你的字與我相近,我時寫時輟,毛病甚多,也許「娘家」相近也。
謝謝你送我「畫箋」,留著寫小楷。上次你送我多種紙,細細欣賞,還未開始用呢。
天一閣想仍是舊時老店,因我有一錠舊墨也很好用,也是此閣所制。
開春後盼能闔府來我處一聚。現在天氣莫測,長路要當心。上次為了漢思要看「秦始皇」,在紐約博物館,除了兵馬俑外,其餘都是「不堪」,只三十八分鐘,花了「車費」一千多元,因半途車子壞了,以後種種花費,現在仍在修理中,幸而沒有出事,傷人傷自己。祝
雙吉
充和,一月廿三日,一九九O年



白謙慎   平淡天真
22x68cm  灑金蠟箋  2020



張充和   臨北魏元顯儁碑
董橋題簽 白謙慎引首
冊頁  30x30cm   四開



白謙慎   樵語落紅葉 經聲留白雲

85x17cmx2  灑金蠟箋  2020



白謙慎  人間有味是清歡

22x84cm  灑金蠟箋  2020



白謙慎  節錄張充和《桃花魚》一

陳如冬配畫 

50x30cm  紙本設色  2020


白謙慎  節錄張充和《桃花魚》三

陳如冬配畫

50x30cm  紙本設色  2020





「鄉愁是一枚小小的郵票」


余光中錄詩稿書信一通


穀雨書

穀雨酥酥,出門一步就江湖

一把美濃的油紙傘

撐起了低低的鷓鴣天

淅瀝瀝點點滴滴清明到端午

和平東路剛剛才下午

廈門街斜斜側側的巷子

怎麼已經探進了黃昏

而一到了夜裏,鄰里寂寂

凡有樓的都上了樓去

凡有燈的都守在燈旁

凡有窗的都放下了窗紗

而凡是寫信的呢,都朝著遠方

——更何況,此刻已夜深

窗紗低垂,燈在樓上

寫信的人正守在燈旁

信呢是愈寫愈深長,像這雨巷

只因為,巷底的郵筒說

你在遠方

May 12,1891


註:此件詩作原隨信一並寄出,為保護作者隱私,此處隱去書信內容。



余光中
余光中(1928-2017)出生於南京,祖籍福建永春。1952年畢業於臺灣大學外文系。1959年獲美國愛荷華大學(LOWA )藝術碩士。先後任教臺灣東吳大學、臺灣師範大學、臺灣大學、臺灣政治大學。一生從事詩歌、散文、評論、翻譯,自稱為自己寫作的「四度空間」。馳騁文壇逾半個世紀,涉獵廣泛,被譽為「藝術上的多妻主義者」。其文學生涯悠遠、遼闊、深沉,為當代詩壇健將、散文重鎮、著名批評家、優秀翻譯家。



黃健亮   錄余光中《鄉愁》
80x45cm  紙本水墨  2020


釋文:

鄉愁 余光中

小時候,鄉愁是一枚小小的郵票

我在這頭,母親在那頭。

長大後,鄉愁是一張窄窄的船票,

我在這頭,新娘在那頭。

後來啊,鄉愁是一方矮矮的墳墓,

我在外頭,母親在裏頭。

而現在,鄉愁是一灣淺淺的海峽,

我在這頭,大陸在那頭。

庚子仲夏 古谿


余光中錄詩稿書信一通


小原:

報告和考試準備得如何了?

週末有沒有回中壢呢?

附上新作一首,也是你給我的靈感。擬在月底發表。《梅雨箋》刊出時,我的簽名式印得太含糊,希望下次不會。

明晚(六月十一)七點華視的「大特寫」節目,專訪席德進,一開始便朗誦我寫給他的《寄給畫家》那首詩。望你能看到。                                 

                                                                                                                           光中 六月十日


圍城日記

七晝夜巷戰一般的雨勢

因黃昏而加強

這滂滂與沱沱永不休止

雨傘與雨衣全已重傷

而朝西的一面小樓窗

還能夠為我抵擋

為我抵擋到幾時?囂鬧中

支撐我守在這燈旁

成拒不投降的將軍

是你一封遲到的書信

生機所附的一緘情報

正從滔滔千重的風旗雨陣外

英勇的軍鴿,飛啊飛

向圍城裏飛來

June 7,1981


黃健亮   錄余光中《鄉愁四韻》


40x77cm  紙本水墨  2020


釋文:


鄉愁四韻 余光中
給我一瓢長江水啊長江水,酒一樣的長江水,
醉酒的滋味,是鄉愁的滋味,
給我一瓢長江水啊長江水。




給我一張海棠紅啊海棠紅,血一樣的海棠紅,
沸血的燒痛,是鄉愁的燒痛,
給我一張海棠紅啊海棠紅。




給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信一樣的雪花白,
家信的等待,是鄉愁的等待,
給我一片雪花白啊雪花白。




給我一朵臘梅香啊臘梅香,母親一樣的臘梅香,
母親的芬芳,是鄉土的芬芳,
給我一朵臘梅香啊臘梅香。
《白玉苦瓜》詩集 一九七四
庚子仲夏 古谿




董橋   珍重待春風


22x82cm  灑金蠟箋  2020



松蔭藝術 臺北

台北市大安區安和路一段 102 巷 15 號一樓

1F., No.15, Ln.102, Sec.1, Anhe Rd., Da'an Dist., Taipei

+886 2 2704 8333 |

松蔭裏

上海市水城南路 87 號 9 號樓紅棉閣 16GH

16GH, Building 9 , No.87 , South Shuicheng Rd., Shanghai

+86 21 6237 6155 |

滬ICP備字號 13036510